新冠溯源近三年无果 专家目光转向下届国会

华盛顿 — 

美国中期选举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科学界人士和前国会调查员希望新选举出的国会能够进一步推动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使真相早日公之于众。

从2019年底新冠病毒疫情在武汉爆发至今将近三年的时间,国际社会对新冠病毒的起源仍然没有结论。

美国国会众议院共和党人去年八月公布的新冠病毒溯源报告更新版中,称“有大量证据显示病毒源自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并认为“病毒有可能经基因改造过”,因此呼吁展开全面调查。

今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最新新冠溯源报告也建议对实验室泄露说进行更多调查。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报告发布后向成员国发表的讲话中说:“所有假设都必须摆在桌面上,直到我们有证据使我们能够排除某些假设。”

埃布赖特:新国会需立刻展开调查

由于中国一直拒绝对新冠溯源调查进行合作,国际社会的调查工作一直无法深入。此外,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分子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认为,美国国会两党不能协同一致也是调查不能进行下去的重要原因。

他告诉美国之音,“国会中的一党强烈赞成进行调查,而另一党却反对,目前处于僵局。如果11月的中期选举改变任何一院的控制权,国会就会进行调查。这对所有人来说都会好得多,无论在政策方面还是在政治方面都会好得多,立刻达成协议,立刻开始调查,”

“下一届国会将有一个非常不同的观点,情况就是如此。现在反对调查是徒劳的。反对调查不仅是糟糕的政策,也是糟糕的政治。多数党领袖允许明显对公众来说很重要的问题被另一方抓住或垄断,这是极其糟糕的政治。”他补充说。

前参议院调查员保罗·萨克(Paul Thacker)认为,接下去的溯源调查应当以法医程序进行,也就是通过传票和宣誓作证完成,而不是科学程序。

他在哈德逊研究所本周举行的讨论会上说,“这不是通过思考新科学,或比对数据库查查这查查那。任何类型的药品腐败问题都不是这样查出来的,它是通过刑事诉讼完成的。解决这些问题的是律师,而不是科学家。”

拉瑟姆:新冠溯源未倾尽所有可能

独立进行新冠溯源研究的科学家在7月底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两篇论文将终点定格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认为最初发现新冠病毒的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就是疫情爆发的原点,而且病毒就是在这里从动物传播到人类身上。论文撰写者还说,他们的研究已经到了尽头。

悉尼大学世界领先的病毒进化专家爱德华·霍姆斯教授(Edward C. Holmes)是参与了两篇论文的撰写。他本周对《悉尼先驱晨报》说:“就我们可以合理地做的事情而言,凭借现有的科学以及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将获得的科学,坦率地说,我认为我们已经走到了尽头。我能做的东西不多了。”

但是纽约伊萨卡的非营利科学机构《生物科学资源项目》执行主任、病毒学家拉瑟姆(Jonathan Latham)不认为溯源调查倾尽了所有的可能。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向一个叫做“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美国组织提供了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资金,该组织将部分拨款用于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研究蝙蝠冠状病毒。

他告诉美国之音,目前为止,生态健康联盟成员没有人被要求出庭宣誓作证。

他说,“例如,生态健康联盟的一些人可以被要求宣誓作证。 他们可能被要求通过传票作证,他们可以在宣誓下作证。 这些研究人员与世界病毒学研究所关系,提出了什么研究,完成了什么研究,获得了什么结果,这些信息很多都没有透露。任何美国公民都应该可以使用信息自由法,使用传票权并要求人们作证,来获得所有这些信息。绝对没有理由无法收集到这些信息。”

埃布赖特也认为,在中国不配合的情况下,美国应当充分调查自己已经掌握的信息和线索。

美议员:美国应停止资助功能增益研究

今年年初,美国国会16位共和党议员推出的《2022年新冠病毒法》,要求中国配合国际社会追溯新冠病毒起源的调查,允许国际调查进入在武汉的实验室针对新冠疫情起源问题展开可信且全面的调查,否则将授权美国政府对中国有关人员进行制裁。

法案还将禁止联邦资助用于任何美国个人或机构与在中国的对等单位进行新冠病毒的功能增益研究(gain-of-function virus research)。

增益功能研究是通过实验提高病原体的致病性或传播性,以便借此研究和开发能有效遏制病毒并治疗病毒所引发疾病的方法。

《生物科学资源项目》执行主任、病毒学家拉瑟姆(Jonathan Latham)告诉美国之音,“例如,我们现在知道,已经发现的蝙蝠病毒是天然存在的,似乎不会感染哺乳动物的肺部,所以这意味着即使它们的序列非常接近两种SARS2病毒,这些病毒基本上是在野外的SARS-CoV-2病毒相关,它们没有能力引起大流行。因此,病毒需要被做出很大改变,这些改变要么在自然界中发生,要么通过某种功能增益研究获得,他们必须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引起大流行。”

本周在由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举行的讨论会上,曾经是医生的美国堪萨斯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罗杰·马绍尔(Sen. Roger Marshall, R-KS)说,功能增益研究已经被当作武器。

他说,“在我看来,现在病毒功能增益研究只有缺点。除非我们能够控制它,照我说,我们就把它停了。让我们停止任何可能看起来像是给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的资金……如果它不是黑白分明的,我们就不碰它。所以我们需要放弃这种研究。我们需要停止为它提供资金,直到我们能看清所有的责任归属。”

相關文章

評論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近的故事

zh_CNChinese